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佛系商途 第二卷 海国云天 第一六二章 汉家商队

时间:2019-09-13作者:淮上文歌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那些常年在江湖上行走的商队老人们来,四海行商、走遍天下已经是一种今世的修行,是他们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收藏本站┏┛

????所以夏历的春节刚过,苏叔、门巴特门叔这些留在于阗王城的老伙计就会隔三差五的结伴来到清风泽,催促我重振旗鼓早点上路了。

????“少主,身毒国的珊瑚海珠近年来在长安、洛阳诸地很是紧俏,有十倍的利水。我们何不动身前去富楼沙采办一些回来,年底前正好可以赶到长安!老爷在世的时候,这一路买卖我们已经做了几十年啦!呵呵。”

????一日我正与孤独先生在大湖岸边的石台上把酒对弈,苏叔和沙米汉二人前来与我商量行商之事。

????见我如此的悠闲自在,苏叔也在旁边围坐了下来乐呵呵的建议道。

????“苏叔,我又何尝不想逍遥江湖,呵呵。每日看到天上南归的鸥雁,心里就像猫抓一样的难受!可阿妈日渐老迈,素儿又还,这个时候我实在不忍心抛下她们啊!”

????我轻敲着棋子,回头向苏叔无奈的笑道。

????与先生的棋局正处于僵持状态,沙米汉也伸长了脖子似懂非懂的观览着双方的战况。

????在罗马国几个月的统兵搏杀,老汉如今已是真正的兵家,于阗王城的都尉可能都不是他的对手。

????“话虽如此,可少主正是如日中天的年纪,总不能今生就厮守这一方家园了吧!”

????苏叔长叹了一声,他又何尝不知我家目前的状况。

????“孔圣有言,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少主啊,行商乃正道,理当一以贯之!以老夫看来,少夫人持家有方、聪慧贤孝,家中伙计侍女又都忠诚无二,少主在与不在,无二样也!呵呵!”

????孤独先生赢下一局,开心的捋着他的山羊胡子呵呵笑道。

????“夫子所言甚是,富楼沙不比罗马国,来回也就几个月的行程。我家商队已走了不下百余趟,途中熟门熟路,老夫人尽可放心。少主你要是不好意思,我可帮你去老夫人那儿道道!”

????苏叔和商队打了一辈子交道,这两年赋闲在家早就憋屈坏了,所以极力的怂恿我。

????“好吧,兰顿大哥也在这几天回来,容我再考虑考虑!”

????年前分红,我给兰顿大哥和沙米汉各分了一千枚罗马金币,以答谢两位兄弟这几年来的劳苦功高。

????老兰顿终于有了衣锦还乡的本钱,年前就携带着他在我家这些年攒下的所有细软,回归他的故乡蓝氏城去了。

????临走前我们约好的归期,也就在这几日。

????“少主,听路过莎车国的波斯客商讲,我们的塞尚国完啦!安条克之战我军全军覆没!”

????沙米汉与他的夫人也刚刚从英兰里尔的老家莎车归来,一局残棋结束,他才坐下来脸色凝重的向我报上了这一惊天的噩耗。

????“啥?全军覆没?怎么会这样?快来听听!”

????我如同挨了一记闷雷瘫坐在石台上,将信将疑的问道。

????尽管已经离开了东罗马,但那支我们亲手缔造的迦南义军,那些曾经生死与共的异国兄弟,已是我毕生的牵挂。

????“是的,那位波斯客商刚刚从贝罗埃亚城邦归来,听他讲如今从贝罗埃亚到安条克的驰道两边,竖立了几千个行刑架。迦南义军百人队队长以上的战俘,全被活活钉死在这些架子上!去年夏季整个叙利亚行省就是一个阿鼻地狱,腐尸的恶臭之气传遍千里!受刑囚犯的哀嚎之声刺破苍穹!少主,秦冲、刘真儿他俩可能都不在啦!罗尼尔、萨兰德这些老伙计都完蛋了!”

????到这里,沙米汉自己粗声的抽泣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苍天啊!怎么会这样!”

????我呆呆的站起身来,嚎叫着向院外走去,眼前尽是秦冲、刘真儿这两位兄弟纵马驰骋、挥戈沙场的影子。

????是我害了他们,当初就应该坚持把他俩带回东方。

????苏叔和孤独先生茫然的看着我和沙米汉,一时不知如何安慰我们。

????他们只是从沙米汉那儿听过我们在罗马国揭竿而起的传,又岂会明白我俩此刻的心情。

????客栈外的沙丘边上,有两块刚刚开出的旱地,陇亩平整,散发着泥土的清香。

????古兰朵正领着几个店中伙计,在那儿忙活着呢!

????去年从贝罗埃亚匆匆东归的途中,古兰朵百忙之中还带回了几袋波斯国的棉花种子。

????如今,她正在于阗国的荒土上试种这些神奇的棉籽。

????此举一旦成功,再假以时日进行推广,定会福泽万家黎民。

????粗葛麻衣冬不御寒、夏如蒸笼,裹在身上如同荆棘在侧,毫无舒适可言。

????而巴比伦的棉布衣衫我们已经穿过,比丝绸柔软轻盈,价钱却便宜百倍,分明就是慈悲的上苍赐予最珍贵的圣果。

????今后我家商队前去东土汉国,也多了一项生意,棉布、棉种的交易。

????利人利己,善莫大焉!

????“哥,你怎么了?”

????古兰朵见我表情悲戚的向前方的丘山疾走而去,赶忙放下手中的活计追上前来,关切的问道。

????“朵儿,你秦冲、锅盔兄长他们没了,不会再回来了。”

????丘山顶上,我眺望遥远的西天,万分沉痛的低吟道。

????古兰朵没有言语,颜面而泣,泪雨滂沱。

????人真是很奇怪的生灵,有时哪怕万箭穿心也挤不出一滴眼泪来。

????而有时一句言语,就能触动内心深处最脆弱的所在不能自己,这也许就是情之所至的缘故吧。

????我们兄妹就这样静静的坐在丘山上,回想着那段金戈铁马的岁月,如在梦中一般。

????几年的行商经历,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这个世界上但凡有生意可做的地方,自会引来八方的商客。

????此所谓: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我们于阗国的昆仑美玉天下闻名,世人无不趋之若鹜,岂会因为途中几块绿洲的消失而断了这天大的买卖。

????就在我和苏叔他们为北上东去长安还是西去富楼沙而举棋不定的时候,一直来自长安的汉家商队已经不远千里而来,住进的我家的客栈。

????而且还是我们“长安坊”玉石在长安城中的老主顾,领队的头人白发苍苍年逾古稀,复姓司空单名“寿”字。

????而他们所走的商道,尽然是年前我与苏叔过准备前去勘察的那条路线。

????“苏爷!总算找到你们啦!哈哈!易老东家呢?你家商队有三年未去长安,我家的玉石早已售尽,望眼欲穿不见你们东来,老夫只能自己涉险前来啦!呵呵,总算天见可怜,没有让我们白走一趟!”

????司空寿老人在其长子司空烈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拉着苏叔感慨万千道,如同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一般。

????“司空老爷!贵客贵客啊!我来介绍一下,我家少主人,老爷长孙,呵呵!”苏叔喜出望外的扶着司空老东家给我介绍道。

????“晚辈金城见过前辈、见过兄长!前辈商者风范,林我们这些后辈汗颜啊!快快请进!快快请进!”

????我赶紧在一旁鞠躬致敬道,把司空父子迎进了客栈的大堂。

????司空老人耄耋之年尚且不畏商途艰险,不远万里来到西域,对我来是个莫大的激励。

????我妻库日娜赶紧让伙计们把商队的所有车马都迎入了后院,杀牛宰羊置办美酒招待这些远来的贵客。

????厅堂里宾主寒暄完毕,分案坐下。

????司空老爷得知爷爷去世的消息之后,黯然神伤的许久才缓过劲来,也明白了我家商队三年未走长安的真正原因。

????为了这趟西行,司空父子算是下足了功夫。

????整个商队五十多人,连船工、木匠都带来了,还聘请了两位鄯善国的野民向导。

????在长安时,他们应该已经知道了楼兰孔雀河绿洲的这条商道不能行走的消息,自然也就有了沿着昆仑大山的余脉一路南下的计划。

????“司空长兄,你们这次南下走的是一条前人从未走过的商道,途中的路况如何?还请兄长指教。”

????伙计端上酒菜,三巡之后,我 举盏敬司空烈道。

????“呵呵,要途中的凶险,莫过于河西的天之山下,还有阳关之后的这段千里大漠!宛国过来之后,就是一路坦途啦!”

????司空烈颇具侠士之风,举盏向我哈哈笑道。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佛系商途》,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